污到湿的花 短裙里没有穿内裤摸湿

隔天,吃中饭的时候,奶奶在饭桌上说:“下午隔壁老江的女儿回来了,听说离婚把儿子也带来了,叫卫什么来着?江家闺女可是去香港10多年没回来了,当年老江可是死都不肯她的婚事”江爷爷是我们家邻居。

从不八卦的妈妈盛着饭回过头“大家不都说江霞姐嫁豪门了吗?离婚了?听说当时排场很大,轰动整个县嘞”

终于憋不住了从碗里抬起头眼巴巴的问“你们说谁啊?谁离婚了?香港是什么地方”那时候真是土鳖,看到的山外除了山还是山.

短裙里没有穿内裤摸湿
短裙里没有穿内裤摸湿(图文无关)

“小孩在懂什么,大人说话不要插嘴”“喔”继续扒我的饭。

原来那个男生就是奶奶口中说的叶爷爷的外孙,叫卫城,从香港来的。

午饭后刚把书包整理好,打开电视正准备再看一集电视剧,再去上晚自习。门外传来妈妈和叶奶奶的声音。

“洋洋去学校了吗?”洋洋是我小名.

“没呢,正准备走,我喊她一下”

于是狮子吼传来“赶紧拿书包走人”

“听到没有?恩?”从小我最怕我妈,说那个恩字,神似甄嬛传里华妃娘娘的调调,好像说了这个字,你要是再没有反应,等着我的就是竹笋炒肉了.赶紧关了电视,拿着包跑出去。


点效精品小说

“这是我的外孙卫城,在也在县一中,他对这边不熟,你们一起走行不行?”叶奶奶看着站在他旁边的男生,堆着笑说。

“这有什么的,小孩子一起上学多好,有个伴”妈妈脸上都笑出花儿来了。

“那我走啦,妈-”我依依不舍的

“恩,去吧去吧,别迟到了”挥了挥两下手直接进屋.哎?这是我妈吗?我可是半个月不回来呢!我的电视啊,苦着脸跟在他后边。

“那个,额,你好,我们昨天见过的”我扭着脖子笑着说

“恩”

刚想要说什么,看他那冷冰冰的样子,还是算了。帅了不起啊?从城里来了不起啊?冷傲自负,伤不起,我还是不说话了。于是一路沉默。

车子停了,几步到校门口,我们就分道扬镳。各去各的教室。

县一中,顾名思义,我们县最好的高中学校,这里是学习的天堂,竞争激烈。来这里地不是成绩好学霸,就是家里有钱富二代,而我属于第三类小叔是主任,我是叔叔硬塞进来的。在学霸成灾的地方,我的处境可想而知,幸好还有几个比我更不会学习的富二代垫底,生活也不至于太难过。其实内心里我更愿意读二中,那样不会成为班主任的眼中钉重点关注对象了。

1 2 3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