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eva 奶头又红又大小说

秦朗告别丁雅云,原本心情有些激动,却没想到从她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,就像被泼了冷水一样。

他忍不住问道:“这个……这是怎么呢你不认识我?我是秦朗。”

张梅急忙解释道:“原来大家都没有料到她的头部会有损伤,直到一次意外再次晕倒,失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,才发现是颅内有充血压迫了神经……”

秦朗瞠目结舌,没想到丁亚云竟失忆,这意味着他们之间发生的往事,很可能完全被遗忘了!

但这是对的,他注定要走另一条路,现在离开江湖总比当时分开好。

黄暴的文章
黄暴的文章(图文无关)

这时,丁亚云发现自己的表情不对,问道:“我们认识吗?”我好像对你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……”

秦朗笑了:“我是秦朗!我是你们大学的大三学生,也是你们医院的同事。不幸的是,我后来被医院开除了。”

他没有透露所发生的事情。

这时,张梅介绍:“小丫,这是秦大夫,专门来治你的!”

“但是他看起来很年轻,是吗?”丁亚云看上去总是那么体贴,那么感人。

“这……”张梅其实不知道秦朗能不能去,但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生!女儿的病经过几家大医院诊治后,很多著名专家和医生建议保守治疗,只是因为她的受伤部位比较娇嫩,即使开颅手术也不能完全消除淤血,可能会造成继发性损伤。


烟云浮生雪沉霜

秦朗心中莫名的感伤,带着思念和怜悯的自责,瞬间汇聚成河,逆流而上,激荡着秦朗的灵魂。

丁雅云皱起眉头,仿佛拼命地想再回忆起什么!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。站在她前面的那个人五官端正,眼睛里有一种奇怪的神情,使他的眼睛无法转动。

额,那双眼睛里有深深的眷恋和回忆,深如大海,让人沉入无处,也许他真的是一个熟悉的朋友。

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,丁亚玉满头冷汗,坐在床上,捂着头呻吟:“哦,好疼啊!”

>>秦朗已经激活了透视眼,非常关注丁亚勇的情况,看到她思考、记忆、脑损伤出现剧烈波动,一小块血出现黑色,脑电波翻滚。

丁雅云无法支撑起记忆,呻吟着,坐在床上,秦朗帮她,初步制定了治疗方案,但对治疗效果没有太多信心。

如果只清理瘀伤,秦朗有80%的信心,但如果要恢复记忆,秦朗一半的信心都没有。

失忆这种病往往涉及到很多事情,中国古代记载的失忆是一种精神失忆,还包括夜行病、离魂病等。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