熬过异地恋却没熬过异地婚姻 性生活成为难堪的经历

我和我丈夫已经异地恋七年了,我们终于在一起了。起初,我们以为幸福的生活即将来临。然而,我把我的丈夫调到另一个省份工作。

我和丈夫是初中时的同班同学。我们在初中的时候在一起。我们有四年的异地恋。在我丈夫决定去哈尔滨工作后,我们讨论了婚礼,婚礼在10月20日举行。

结婚前,我们见过双方的父母,丈夫的父亲是大学老师,平时在城里,丈夫的母亲不工作,没什么事是和其他阿姨打麻将。当我见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对我都很好,尤其是我的岳母,一直盯着我,笑的特别满意,我以为,我的婚姻生活将会特别开心,但没想到,通过我们没有幸存下来的长途关系异地婚姻。

性生活成为难堪的经历

那天我下班回家看到母亲坐在沙发上,我正准备给她打电话过去,但她直接给了我一个耳光,我完全不明所以,她指着我的头断了,说家里一团糟,我不能照顾她的儿子,还说我长得这么善良的外表欺骗她,当时我很生气,能想到的这是我的婆婆,我还是忍受下来,然后老公回来了,他看到婆婆骂我,也没有停止,只是等着岳母已经去跟我道歉了,让我别往心里去。

从那以后,我将用空闲时间来注意卫生打扫房子,但婆婆仍几乎每隔一天会再次回家,每次都故意跟我找到缺点,不是骂我对我一个手指,丈夫总是冷眼旁观,后来我真的受不了,我没打和骂我的父母在家里,没有抵抗推她的婆婆,她是我推倒在地,丈夫一次火,说他的母亲,我不尊重我的失火,也直接去骂他。

因为丈夫在哈尔滨定居之前,收入已经很好,但当省有一个更大的平台更好的机会,打开条件,另一方可以让我们少奋斗几年对抵押贷款,权衡和讨论下,我同意丈夫“长途跋涉”,寻求发展。在一天的开始是不习惯,没有他,很不舒服,有时叫赶上他忙,电话的另一端是忙,稍后回来,当时也忘记找他,后来他同意我,让他给我打电话,所以我找不到他的紧张。

1 2 >

为您推荐